与大山为伴的人们

01

02

管护所干部职工在巡山途中

03

走村入户宣传生态保护知识

04

在野外开展生物多样性保护调查

05

安装野外红外相机

他们是昌宁县澜沧江县级自然保护区的护林人。他们以场所为家,每天徒步巡山,用自己的双脚丈量着管护区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每一个角落。在人生干事创业的最佳时期,他们无怨无悔地默默守护着林区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把自己融入了这片绿水青山之中。

大山深处自然美

新年伊始,从昌宁驱车,一路向东行驶,澜沧江峡谷两岸峰峦叠嶂、树木葱郁、风景绮丽。虽然还是深冬时节,但由亚热带雨林、温带植物组成的立体植被上,依然是鸟鸣虫叫,风拂花斜,空气清新。

这里的群山深处,镶嵌着一颗被誉为“东方多瑙河”澜沧江缠绕的绿色明珠——昌宁县澜沧江县级自然保护区。在这片生态宝库里,13560公顷的林区,让整个澜沧江自然保护区的森林覆盖率达99.58%。“每天在大自然的氧吧里,和珍稀动植物为伴。在这里生活和工作就是一种幸福。”昌宁县江边国有林场场长、昌宁澜沧江县级自然保护区江边管护所所长杨文良说。

行走在林间,悦耳的鸟叫声伴随左右。“红豆杉、黑熊、黄喉貂、穿山甲……”杨文良如数家珍地介绍,自然保护区内有维管植物197科,806属,1920种;有陆栖脊椎动物190种(含亚种),其中属国家一级保护有云豹等,属国家二级保护16种;鸟类中属国家一级保护的有黑颈长尾雉等,重点保护的有蛇雕、白腹锦鸡等30种。

“一年之中,我们管护所的干部职工有三分之二以上的时间,是在深山老林中度过的。”在一片开阔的密林中巡弋时,走在前头的杨文良指着郁郁苍苍的大山向记者介绍。

澜沧江自然保护区地跨澜沧江水系,林区山高林密,最高峰阿依山海拔为2841米;最低河谷为澜沧江面,海拔1240米,高低悬殊1600米左右。林区内地形复杂,江河纵横。连片的森林,形成了澜沧江畔的“绿色明珠”。因为地理环境特殊,澜沧江自然保护区的动植物资源非常丰富,亿万年来,它始终是昌宁这片土地上最好的孕育生命的灵息之地。

而杨文良和21名同事倾情守护的林区,也成了众多珍稀动植物的重要栖息地和动植物区系交流的天然走廊。

情倾珍稀动植物

今年42岁的杨文良,自2002年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在昌宁县林草系统工作。长期以高山森林为伴,让他始终保持着一颗探索的心。

林场副场长兼管护所副所长杨耀军介绍说,自己曾经多次与杨文良共事,在他的印象里,杨文良是一个非常热爱林业工作的人。在巡山护林的过程中,他总会对不同寻常的植物进行研究。杨耀军回忆,在一次例行巡护的途中,杨文良在澜沧江公路边发现了一种风一吹就沙沙作响的独特树种。经过对其生物习性进行深入研究后,管护所的同事们发现,这类树种生长极其特别,“小枝粗壮,叶宽大、呈卵圆,边缘具疏齿至粗锯齿”。杨文良当即联系相关植物学专家,对其进行拍照并采集标本请专家进行鉴定。通过专家鉴定,该树种为世界濒危树种大叶响叶杨。目前,杨文良采集的标本已纳入国家植物标本库。

在日复一日的巡山护林中,江边管护所的同事们常常可以闻见不同的花香,但在2021年9月份的一次林区巡护过程中,杨文良和同事们却闻到了家里桂花的香味。大家都很纳闷,深山上怎么会有桂花香呢?杨文良循着花香满山寻找,发现林区内分布着面积庞大的桂花古树群落。经过考察识别,最终确定这些桂花是云南当地的野生桂花。杨文良回忆说,那一天管护所的同事们都很兴奋,大家沿着整座山梁寻找,最后发现这些野生桂花古树呈带状群落分布,而且横跨了几座大山,南北分布长度达13公里,面积1万余亩。这些古树中,树高超过20米,根部周长超过2米的占大多数。其中,最大的一株根部周长达到了2.74米,地径达87厘米,估算树龄在1000年以上。通过请南京林业大学专家经过基因测序对比,确定发现的桂花群落为桂花新品种,在国内外都极为罕见,也十分珍贵。这一重大发现,对相关学术研究和澜沧江沿线的生物多样性研究具有重要价值。

2022年6月,杨文良和护林员在管护区利东山片区巡山时,在大雾蒙蒙的林区腐殖质层中,发现了1000余株,面积在100亩以上的罕见植物。他立刻联系相关专家和查阅相关资料,最后确定是国家近危珍稀植物水晶兰。

“水晶兰对生长环境要求非常高,只有在生态环境非常好的地方才能看到,在保护区能发现水晶兰,这充分说明保护区生态环境和生态系统保存得非常好。”江边管护所副所长左成源说,水晶兰仅在海拔800米至3200米的深山丛林间且非常阴凉又潮湿的环境中生长,因此数量十分稀少,是非常难得一见的珍稀植物。

对澜沧江自然管护所的林草工作者而言,植物可以通过巡山护林去探索找寻摸底,但动物只是一个统计数据,要摸清家底和具体的分布、生活环境进行重点保护,没有先进的设备是很难做到的。在杨文良的积极协调下,2019年6月,省内著名的生态公益组织“云山保护”同意跟管护所进行合作,并在老君山片区安装了10多台红外摄像机,进行野生动物保护监测。

拿到红外摄像机后,杨文良像寻到了“宝藏”。仅仅几天后,管护所的红外相机先后收集到豹猫、猕猴、麂子等100多种珍稀野生动物的视频资料,其中很多物种为昌宁首次发现。

走遍青山人未老

在澜沧江东坡的管护片区,一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颈长尾雉踱着悠闲的步子,漫不经心地走到镜头前。这是江边管护区工作人员利用红外相机监测拍摄到的珍贵画面,这也是昌宁境内首次记录到黑颈长尾雉活动的影像。

“多写写杨所长,没有他的努力,澜沧江自然管护区的管护成果不可能有这么好。”采访中,杨耀军一再强调。

2002年,杨文良中专毕业后,顺利投身林草事业,到天堂国有林场当了一名护林员。“从大山走出去,最后还是回到了大山。”杨文良说,由于护林员工作的特殊性,巡山成了日常,一年得有300多天在山上,只能与大山为伍和鸟兽为伴。

被同事和当地村民称为“阿良哥”的杨文良,于2019年5月来到江边管护所,担任昌宁县江边国有林场场长兼昌宁澜沧江县级自然保护区江边管护所所长。他上任江边管护所所长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对江边管护区原始丛林的自然状态系统进行更加严格的保护,对一些珍稀动植物种的集中分布区和候鸟繁殖、越冬或迁徙的停歇地进行重点保护。他带领干部职工深入保护区周边的村社、集镇进行森林资源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宣传,让保护野生动植物的意识真正深入人心。通过努力,江边管护区杜绝了偷砍、盗伐、乱捕乱猎野生动物、乱挖野生植物等违法行为的发生。管护区在生态公益林面积保持不变的同时,森林覆盖率逐步提高,2021年森林覆盖率达99.58%,森林蓄积量也显著提升,2021年比2015年增加近3万立方米,森林结构得到明显优化,森林质量得到明显提升,生物群落更趋于稳定。在杨文良的带领下,林区治安明显好转,森林资源和生物多样性保护成效显著。2020年,江边管护区被评为云南省“平安林区”。

爱因斯坦说:“一个人的价值应当看他贡献了什么,而不是看他得到了什么。”如今的江边管护所,全所22名干部职工,有近半是女性。女护林员们和男人一样,视大山为家,任劳任怨。杨文良感慨地说:“每个护林人有一肚子讲不完的故事,可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常态啊。”他讲了一件事情:管护所的护林人每次巡山少则十几公里山路,有时长达几十公里,从男人到女人,大家不分性别,都习惯了徒步巡山,都用自己的双脚丈量着管护区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每一个角落。他们走过的路远远超过了回家的路。特别是所里的很多老同志,以场所为家,工作勤勤恳恳,一丝不苟。在他们从事森林管护工作的大半生,正是人生干事创业的最佳时期,他们却无怨无悔地默默守护着林区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把自己融入了这片绿水青山。

在林场采访时,记者见到了刚刚巡护归来的两位老职工:59岁的9级职员许德安和57岁的工程师李鹏泰。两位前辈已经在林草系统工作了一辈子,即便面临退休,但他们依然和年轻人一样,巡山护林、野调勘察,一样不落下。作为长期奋战在林区的老林草人,他们身上有着大山一样豪爽的性格。杨文良说,这也许是大山磨炼后的共性吧。

现在,澜沧江自然保护区江边管护所的森林面积和植被覆盖正逐年扩大,濒临灭绝的动物又回到这片宁静的家园。站在管护所门外,可以俯瞰到水碧如镜的澜沧江百里长湖。峡谷两岸,植被繁茂,野花盛开,涧水常蓝。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要加快实施重要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重大工程,实施生物多样性保护重大工程。在今后的工作中,我将带领全场干部职工,开展好辖区的动植物监测保护工作,摸清家底,为科学保护提供数据支撑,努力建设昌宁澜沧江县级自然保护区生物多样性监测体系,为筑牢西南生态安全屏障贡献自己的力量,做党和人民忠诚的绿色卫士。”看着眼前一望无垠的绿林,杨文良自豪地说。

责任编辑:钱秀英 编辑:段绍飞

You might be interested in …

春运火车票今日开售

未分类

自贡网记者 李秋玥 2022年春运将于1月17日开始,至2月25日结束,共计40天。根据火车票15天预售期安排 […]

Read More

国内高校第一个面向氢冶金方向研究院正式成立

未分类

8月27日,全国高校首家低碳钢铁冶炼技术重大研究平台——低碳钢铁前沿技术研究院在东北大 […]

Read More

法媒:“红色电话”在美俄对峙中仍重要

未分类

据法新社华盛顿9月29日报道,尽管它不是红色的,甚至也不是电话,但随着俄美两个大国在克里姆林宫核威胁问题上角力 […]

Read More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